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硕俊家书 > 病毒“战乱”中的流离与团圆

病毒“战乱”中的流离与团圆

突然发现我的朋友圈多了一个“2020美国访学自救讨论群”,再看群里已经有了很多发言,主要涉及万一中招了保险是否赔付、该不该逃回中国、哪里买口罩及如何从国内寄送口罩、疫情信息等话题。
不得不说,访学中的能人真的很多,从银行卡信用卡互助群到保险理赔群,从带娃攻略群到购物剁手群,从访学交流群到自救讨论群,出门在外,像我这种出了门都没方向感的菜鸟必须趴在不同群里。犹记得当初填写去签证的160表,我几乎趴在电脑前整整一天一夜滴水未进,一边填一边在2018访学群里问各种问题。所以现在遇见群里的问题是我能回答的,一定会不遗余力。 
短期在美的我们,在当下,实在是陷于一种挣扎中。当初,大家大都经过层层折腾,申请到国家级、省级或者学校级别的奖学金,再经过层层磨难,解决从学习到生活的各种事务,一路走来,很多人都很有故事性。有时,人必须要争取另外的空间,遇见另外空间的人,你才能发现自己的可塑性。只有尝试了更多你所未曾想过的,才能让自己的心理更加强大。
为什么会紧张?因为人生地不熟,没有社会根基,没有人脉资源,没有对当地政策制度的足够了解,这些都是理由。还有一个重大原因,是担心自己万一中招会付不起天价账单。
毕竟大多数人买的医疗保险都是非常普通的基本款,而且没精力也没实力去做详尽了解。尽管保险代理声称这款保险覆盖新冠肺炎,但很多人不是很信任。很多人买保险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以及访学要求,因此即便有医疗保险,大家都会自带很多药品,遇见小病一定也是自己扛过去,从未使用保险福利的比比皆是。保险的坑也实在多。我去看医生时,发现保险代理给的保险直接赔付的链接中的医疗机构根本不认这个保险,客服解释让我垫付,然后拿着单据再申请理赔,不过很多前辈都说保险和医院直接对接是最好的路径;还有我被车撞的那次,我致电保险代理,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能随便坐救护车。在美国大学工作的教授们的医疗保险一般都是学校负担,买的价格比我们买的不止贵一倍两倍,这个也视为他们所享受的福利。(关于保险,我会另写一文)
早上搭邻居的车时,他说因为受困于没有航班,让前来探亲的妻子和小娃月底才能走,他有些焦虑,毕竟现在家里五口人挤在一起,一旦有状况,会全部感染。让妻子和小娃尽快先走,最坏的结果是如果在飞机上感染了,至少回国后可以接受免费治疗,而在这里,买的医疗保险是最普通的,也不确定有了感染后能否报销,担心会负担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类似想法的人不止他一个。很多访学的人都在计划让另一半或者老人带娃回国。扯一个题外话。在申请伴侣和孩子同行上,美国的签证官几乎不会拒签,导师和学校也基本不会拒绝,因为家人就是要在一起是美国社会的共识。这和我们见多了的夫妻两人分隔两地多年还被歌颂为先进的旋律差太远了。孤陋寡闻如我。
我突然想起十年前,一位赴台老兵和我说:当年他的母亲执意把他委托给去台湾的连长,而留他哥哥在家乡,就是出于鸡蛋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的想法。那是战乱年代很多百姓流离生活的缩影。他的名字叫桑品载。
半个多世纪后的我们居然又走入了一场没有枪炮的病毒战乱,见证了新时代的另一种意涵的流离与团圆。
百感交集。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