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硕俊家书 > 疫情下的在美中国人|口述之三:我的口罩之约

疫情下的在美中国人|口述之三:我的口罩之约

 
口述者 :燕妮(化名)
口述地点:密苏里州
口述时间:2020年4月10日
记录者:博主“硕俊家书”
博主手记:尽管在美时间很短,但是对在美华人有个深刻印象,就是一旦发生了一些大事情,总是会有人站出来组织捐款捐物,帮助他人。我联系了燕妮,也是因为很多次在群里看到她的发言,而她在张罗忙乎的,正是当前疫情下很多华人的缩影。她的口述能让我们一窥在美华人的社会责任感与温暖他人的平常心。
 
我曾短期从医,后来转为医学研究,到美国后做的也是研究工作。
在国内疫情发展的时候,我就开始关注我所在大学从国外刚回来的人士。我认为学校管理层和各科系主任要提高对此病毒的认识,让刚回来的人都主动隔离,以防止病毒在本城可能存在的隐性传播。当时也有很多在这里的华人都在讨论如何让政府、大学重视起来。后来,我们通过写邮件、打电话的方式传递我们的声音。应该说,当时政府部门和大学的高层都给予了非常积极的反馈。
我有同学在国内和美国的医院工作,我知道口罩的重要性。从中国人抗疫情的角度来看,纽约几十万人感染病毒,和不戴口罩是有关系的。所以我在这里疫情爆发之初就开始忙口罩。到今天为止,相比较于其他州,我们这里疫情虽然还不是特别严重,但是隐患依然存在。
我知道医院、警察局、需要与民众密切接触的一些机构都缺口罩,所以我很久前就在群里呼吁大家都能把身边富余的口罩捐点出来,能有几个算几个。我自己就奔走在各家各户收集口罩,再送往需要口罩的地方。一般,这里的华人在国内都有亲人朋友,都能收到从国内寄来的口罩。我很感动大家都呼应了我,也感激有微信这个平台可以让我的倡议在华人中传递。
美国确实有不戴口罩的文化,包括医护人员的口罩储备也很少。美国的很多医院,都是让和病人直接接触的医护才戴口罩,其他人都不戴,在生活中也是病人才戴口罩,因为怕传染给他人,这似乎已经约定俗成。直到现在,医院里不让所有的医生护士戴口罩,只是和病人一线接触的才戴,也有不想让病人紧张的考量。比如我们这里医院病理科的一个华人医生,她说她们不在医院分发口罩的名单上,没有口罩总是让她感觉不太安全,有点焦虑。我去给找她时,医院已经有不让人直接进去的措施,我就站在大门外递给她一大包。我在另一个州医院ICU工作的同学,之前武汉疫情严重时,她很积极地组织大家买医疗防护设备寄往国内,现在轮到她发愁口罩了,在我的建议下,她现在请国内的同学朋友们每人能寄给她100个口罩,这样汇聚起来也可以帮上点忙。
什么事情总要有人带头。我看着大家都在讨论口罩的短缺问题,但没有行动,就有点急了。每做一件事,总是有人反对,并不是新鲜事。光从捐口罩这件事来说,之前也有人提出预警:美国的医院对口罩要求高,而且医生如果因为不合格口罩造成人身伤害是可以起诉医院的,到时候捐助的人可能就惹得一身骚了。并告诉大家一定要和医院签订免责书。这听上去都让人有点紧张和害怕。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障碍。我想医生都要因为缺口罩病倒了,要加快速度做这件事。
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大的组织能力,我只是想用我自己的方法,能做一点是一点。我打电话给医院,说我们要捐钱捐口罩,具体该和谁联系,转了好一圈才找到有点关联的人,然后我又写邮件表达我们想要提供帮助的想法。在我的坚持不懈下,终于和能拍板的人联系上了。医院有一个后勤科的人和我对接,收我们的口罩。我也在3月中旬给大学系统负责捐助事宜的人写信,在我们的建议和推动下,大学医院系统3月25日开始推出一个新冠肺炎的专项捐款链接。这个链接被转发到各大群里,很多华人都去捐款,不少当地人也加入了捐款的行列。不管是Zach还是大学医院的总护士长Mary在邮件回复中,都很感谢我们华人的慷慨和爱心,捐款和捐口罩行为得到社区、大学、医院等机构的认可和民众的赞同,这座城市感受到了华人满满的的社会责任感和暖暖的爱心。
我很感恩,发出捐口罩的倡议后,很多善心人,不管认识与否,都没有私心地直接把口罩拿给我,也不留下自己的姓名,但我坚持做好详细的记录。有一个之前来过这里的访问学者,是中科院下属一个研究所的,他在群里看到消息后,也寄给我100个KN95防尘口罩。我就是一个搬运工,收来捐出去。虽然都是一点点的口罩,但是汇聚在一起,我们也捐出了近五千个口罩了。这些口罩,大部分去了医院的后勤科,请医院的专业人士甄别出各种类型再加以分发,少量去了养老院和警察局等机构。
我1999年刚到美国的时候,也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我们那个时候工资不高,要培养孩子,要存钱,要拼了命地做研究出成果,拿居留身份。我们当时的理念是很优秀的人才能留下来,所以我们非常勤勉踏实。每天在住所和研究所之间往返,闲暇时就是学习圣经。我的脾气以前有点急,信了主之后也开始改变了。
这些天,因为我总是到处奔走,收口罩,送口罩,出去次数多了,见的人多了,让我自己也有点心理紧张,总觉得胸有点闷。于是我就吃辣椒,喝姜汤,吃中药等等,缓解了症状,感觉轻松很多。我儿子在其他城市工作,他一直叮嘱我要小心,我爱人也叮嘱我少往外走,但我总觉得自己要去做这些事情。感觉舒服了后我又开始出门了。 
今天又接到好几个电话,让我去取口罩。这是我和这座城市华人们的口罩之约。但我希望我们的口罩之约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希望疫情能尽快结束,希望大家的生活工作能尽快恢复到从前的状态。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