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硕俊家书 > 宣布紧急状态之后 厕纸被抢光

宣布紧急状态之后 厕纸被抢光

周五早上,小学依然没有传来要停课的讯息,因为本县还没有出现一例感染。但我深信,感染的人已经隐身在人群中了。之前周末电影节以及大学部分师生去参加的那个学术会议,都让我深感不安。我深信海啸式喷发不可避免。
从周三到今天周五,娃一直待在家里。群里有人在问,是不是我们几个家长联合去学校陈情下要求尽快关闭呢。但操作性不强,因为这儿有个“公共学校”,职能类似教育局,所有的中小学公立学校都受它管理,关于学校是否关闭,也一定由它统一指挥。“公共学校”最近也一直在给家长发相关邮件。
不管学校是否宣布停课,我对娃停课的决定不变。下周依然会请假。我也停止了一切活动,宅家。上午,我准备送他们的作业去学校办公室,顺便好打探下情况。临走前,小宝一如既往地勇敢,说妈妈你去吧;但大宝噙着眼泪拉着我。
这是我第四次让他们单独留下。第一次是小宝生病,我送大宝上学,答应小宝会在15分钟内回来,我一回家时他就哭了。第二次是当天下午去接大宝,还去附近药店买了消毒纸巾,尽管时间耽搁了但小宝表现得很镇定。第三次就在本周,我从老师那儿接了他们然后留他们在操场上玩,我回家取书,当时操场上人还挺多的,也就不到20分钟但走回学校大门时,见大宝向外张望,有两个学生家长在旁边,及一个老师正走向他们,我知道惨了一定会被学校批了。这儿十分强调对儿童的保护和监护。
这次,我和大宝起先说了一堆话,但他坚持跟我走,我最后说,目前家里是最安全的,把你们放邻居家和跟着我走都有感染病毒的风险,这样我们提前进入战备状态不是白费了吗?一听病毒,大宝擦干眼泪,不哭闹了。
戴上口罩,围上围巾,全副武装。回来后,马上对着全身喷了酒精,然后开启热澡模式。这分明是战斗模式了嘛。
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召开新闻记者会宣布,即刻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接下来,又看到州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我关注了群里的信息,发现一下子,曾经慌乱的我们,似乎都安心了许多。
因为紧急状态下,可以执行更严厉的防疫措施。根据新闻,邦政府最多可动用500亿美元资金抗疫,而且对医生、医院的一些法律约束在紧急状态下暂时失效,可以更充分发挥医疗资源。政府推出多项举措,包括暂时豁免实验室、医保公司等需要遵守的部分法规审核,给予他们更高的灵活度;下令医院动用紧急方案;以及暂免学生贷款利息等。另外的利好消息就是更多检测试剂盒子的投放。另外,民众可在疾控中心的网站填写症状,如果被认为有需要接受病毒测试,可以自行开车到指定的户外停车场接受快速的“开车经过”(drive through)测试,即无需下车就能即时接受测试。
只是,傍晚时候,各个群因为大家分享去超市人多而且货品已缺的信息,又热闹起来。蓦然发现自己的焦虑指数比很多人高,因此行动力也要提前几拍。一个多月来,我蚂蚁搬家一样,一点点囤需要的东西,到了最后时刻,反而淡定了。只是,哭笑不得的是,各个群里都是呼叫厕纸被抢光的。之前在我囤货的过程中 ,也曾注意到有人提过华人抢大米,老外抢厕纸。只是我们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抢卫生纸呢?今天有一个内行的人回复说:可能是因为从前因为天气状况也宣布过紧急状态,而当时有缺厕纸的现象,也造就了现在人恐慌厕纸的心理。网友们也很有智慧,很快就出来各种调侃厕纸金贵的段子和视频。让人忍俊不禁,也才发现这原来是一个普遍现象啊。
打开邮箱,有两份来自大学的分别在周四和周五发出的邮件。周四的邮件中有辅助开展网络教学的讯息,有专门的电子教学专家(还留下了电子邮箱供直接联系)可以提供学术技术和教学设计支持,还有的强大学术资源来支持。尽管不是他们的教员,但对于这样的资源分享,我不想错过,还兴致勃勃地下载了大家都在用的ZOOM软件,只是据说回国后ZOOM就打不开了,一时有点沮丧。
周五下午的邮件则是在美国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之后,本周几个大学校长的联合声明,包括网络课程持续整个学期,大学将继续开放和运作,包括图书馆、宿舍和食堂继续开放以确保学生可以在最适合他们个人需要的地方继续学业,娱乐中心和综合设施都将关闭,期末考试和毕业典礼的计划将在做出决定后进行沟通。另外引起我注意的是,原来这所大学多年来有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类似的病毒,他们将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合作,以帮助抗击日益严重的COVID-19大流行。
周五还有一封邮件来自美国国家疾控中心(CDC)的最近信息通报。
当强大的国家机器高效运转,它所散发出来的强大能量,或许可以给人力量吧。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利坚合众国能带给我如何的体验,也是我的好奇所在。拭目以待。
同时,我让武汉一线的娃爹发我治疗方案,我好翻译成英文随身带着,以防不测。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啊。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专题】万国博主联播 五洲游子观察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