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硕俊家书 > 小城与口罩:不仅华人医生,美国本土医生也开始求助

小城与口罩:不仅华人医生,美国本土医生也开始求助

3月22日,周日,密苏里。早晨,居然飘起了雪花,只是很快就停止了。娃欢呼之后又有了失落,难道这是我们在这座小城遇见的最后一场雪了吗?
也许在比较繁华的大都市,在疫情比较严重的地区医院,口罩能够得到充裕的供应,我没做过调查,无法妄下结论。但在中小城市,各医疗机构的口罩荒,却是不争的事实。也因此,很多华人组织,开始纷纷组织大家捐款从国内购买口罩,当初武汉疫情严重的时候,这些华人组织也同样组织过大家为国内同胞捐款捐物资,并几乎买空了全美国的口罩。
不过,有人不断提醒捐赠人,和医疗机构签署免责协议书,也就是万一你买的口罩不合规格,你免责。这儿的医生如果因为医院提供的口罩不符合标准并造成感染,是可以起诉医院维护自身权益的。我很感慨,是的!医生的权利!
当一篇篇充满着对国外疫情嘲笑或者幸灾乐祸的文章被大量转发,我想,所有的教育,首先应该是一个大爱的教育,让我们的孩子从小学会爱,而不是仇恨,是一个多么大的工程。
随着疫情的持续紧张,本地华人群因为口罩等医疗物资的集资购买事宜,每天都是几百条留言。
一个医生的留言引起我的注意,他说,“我是我们医院作ECMO 的外科医生之一,新冠肺炎病人如果发生呼吸衰竭上呼吸机后都不行的时候,最后的抢救手段就是ECMO (extra corporeal membranous oxygenation),这就是需要静脉插管手术,而我到现在还没有拿到N95口罩,当然现在也还没有这样的病人。”尽管他也提到医院正在调配物资也许下周会有,但他也不排斥有人能支援现货口罩。我就给他留了言:我家人会寄给我N95,我现在躲在家里也用不到,收到后我联系您。一位儿子在本地当医生的妈妈随之私信我,能否向我购买些,我回复她:收到后我会送给您一些,也是感谢之前我购买口罩寄回中国时大家对我的帮助。另一位儿子在加州行医的妈妈在群里说,她儿子也缺口罩,希望能加入购买口罩的队伍……目前的口罩荒基于三个原因,一是欧美人和亚洲人不同,平时没有戴口罩的习惯,因此库存量并不大;第二是大量的口罩早在1月下旬被华人买空寄往中国;三是本地生产口罩正在加速进行,只是需要时间。
不仅仅是华人医生,美国本土的医生也开始求助,只是请华人朋友转达而已。据悉是个比较小的医护机构,很缺口罩,不管什么类型不管什么标准哪怕没有标签的口罩,只要是现货,他们都愿意购买。 
邮箱里几天前收到“公共学校”群发的邮件。
一是对学生免费餐的配送。周一至周五,将有8辆巴士运行多条站线,每一站都有特定时间,并附上详细的站点;有许多以社区和宗教为基础的团体正在为有需要的儿童和家庭提供支持,如有任何人需要协助寻找食物、照顾孩子、支付家庭账单、寻找精神卫生服务或其他基本服务,请与x联系,它是免费和保密的,专家全天候待命。
二是对没有网络的家庭实行免费配送网络热点设备。以为没有条件安装网络的家庭的孩子提供公平接受网络学习的机会。
这两个我都没有申请,所以收到邮件的时候有点疑惑。
关于免费早午餐,我刚刚带娃注册时,小学让我填写的一堆资料中就有一张表,上有贫困线标准。办公室秘书非常负责地和我核对信息,告诉我填错了,我应该填写三口人,我的奖学金和三口之家结合,在本州就是贫困户,两个孩子均可以享受免费早午餐的福利。我委婉谢绝了,作为一个过客,实在不能揩美国政府的油,而且我之前提交过我能养活两个孩子的财务证明。秘书有点着急,说所有的中国人带娃来注册,他们都会给表格,小学不管你是什么签证,只要你在美国境内得到的收入低于政府标准,就可以享受,而且这不是来自联邦政府的补助,这是州政府补助。她很好心,生怕我给娃的营养不够。尽管内心深处这份福利对我很有诱惑力,我还是选择了放弃。
不以签证类型、不以居留身份、不以国籍为区分,不仅仅在小学遇到,我的邻居、一个联培博士的夫人因为带着还在喂母乳的娃去打疫苗,结果那儿就定时让她领取牛奶、花生酱等食品。拿来的牛奶喝不完,她还经常送我们。
言归正传,当疫情爆发,中小学都关闭停课之时,所有学校还为申请过免费餐的孩子们定点定时配送餐点,不让任何一个孩子挨饿,确实让我眼前一亮。这些在大爱中成长的孩子,未来也应该是有着大爱之心的人吧?!而这,已然是最好的教育。
 
文章原题为“美国医生的口罩焦虑”
 



推荐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