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硕俊家书 > 娃说:always tell truth

娃说:always tell truth

又是近半年没动笔。我的拖延症不是一般的强。这半年里,因着回国政策的一波波变动,各种纠结和计划,到最后,依然滞留。此时不回国,是对自己和孩子最大的负责,也是对国家对社会的贡献。手里拽着半作废的机票,不退不改,想着是政策该是会变化的。
娃在2020年的12月31日给我写了一封信。两个主题,一是他们表示会控制自己的脾气,二是谢谢妈妈带他们来美国。晚上,因为一件事情,娃追问理由,我没动脑子,用哄小孩子那般的话语随便敷衍了下,结果大宝追问妈妈没有骗人吗?看我坚持着,他忍不住大喊,shirly奶奶说过:God said, always tell truth.(上帝说,总是要说真话)我立马抱着他,说妈妈和你开玩笑呢。结果大宝放声大哭。我立马意识到娃已经长大了,而我还是以幼儿园小朋友的标准在敷衍他们。娃们经常念叨的还有诸如此类的:Don’t be jealous of others (不要妒忌他人);Don’t hurt others (不要伤害他人);If it not yours ,don’t take it (不要拿不是你的东西);Love the one you marry (爱你结婚的那个人)。像海绵一样,他们正在汲取一切有营养成分的东西,而我还停留在昨日。
包括我从图书馆借的书,我依然一厢情愿地大借带有语音的绘本,各种图画,五颜六色的,想当然地觉得娃会喜欢。而事实上,在我11月份借的那箱子书里,娃挑出来一些系列小说,满满当当的字,每本都是一百多页,告诉我他们看得懂。还记得11月的那天,我带着他们一起听语音看那厚厚的小说,冗长的情节,我这个学渣妈妈很快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大宝还在津津有味地听着语音,不时有笑声传来,小宝在我身上盖了棉衣,趴在我身上睡了。从3月份学校刚关门时他们只能看一页一两句话的绘本,到5月看五百字的绘本,到后来看千字的绘本,再到11月看类似如下照片的厚厚的小说。
他们不止一次地感谢过妈妈强迫他们读语音书,他们亲身经历了从只能看一点点到看得越来越复杂的过程,那种成就感,给了他们足够的坚持到底的信心和勇气。他们也在各种琐事中积累着他们对生活的观察和总结。比如12月底,消失了一个月的包裹回归了。是因为倔强的我打印了70多份的寻物启事,带着娃放在了小区每个邻居的门口。娃见证了妈妈因为这个丢失的包裹的焦躁、拯救和最后的胜利,他们还把这个故事写成了作文。他们的作文写得真是惊艳了我。
3月份到6月份的这个学期,除了小学给了娃每天半个小时的网上见面,以及一些练习题外,没上过课,所有人都觉得马上就能复课的,谁能想到这个疫情如星火燎原,越来越不可收拾了呢。9月份开始正儿八经地上网课。但网课的效果并不好,况且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对视力的杀伤力也很强,于是我要求娃把它当做了听力课。志愿者的课程,我把它当做口语训练,娃对那些年轻的大哥哥大姐姐的课是坚决不会落下的,他们大胆地开口说笑,甜品充当正餐,也是意外。
我的生活仪式感很差。倒是娃,很注重节日,提醒妈妈过节日要做大餐。对我来说,天天在屋里给他们做饭,啥大餐不大餐的啊。很多次他们都忙着准备所谓的party,当然这个Party的主角只有三个人。包括编排节目、准备礼物以及装饰屋子(用各种书和玩具)。
回顾已经走远的2020年,我自觉这一年,除了在做妈妈这个角色上我可以打满分,其他都是不及格。娃爹从武汉回家后不久就进了手术室,我都没法照顾。always tell truth,如果能预料到疫情如此的惨烈,当初我也会像那些不惜一切代价中转多地辗转回国的勇士一样,选择冒风险,而不是等待合适安全的航班。每天三位数的递增,说不紧张不担心是假的。曾经睡眠很好的我,现今经常失眠。精神上的压力,无法言说。
我有时会翻看微信视频号一些视频,觉得好的会放给娃看。娃说也想自己拍一点视频,名字也是硕俊家书,想和妈妈PK下。
迎战吗?always tell truth,面对娃的战书,我还真不敢接。



推荐 83